这家万亿国资躲过恒大,却遭遇泛海

搜狐焦点沈阳站 2021-12-21 11:08:2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2017年,许家印分三轮为恒大地产引进27家战投,金额合计1300亿。山东高速集团投资230亿元,苏宁电器投资200亿元,是当中两家最大的战投。 战投恒大地产,山东高速集团通过三家子公司来操作,分别是山东高速资源开发管理集团、山东高速投资控股及畅赢金程,共持有恒大地产5.6652%股权。 2020年

2017年,许家印分三轮为恒大地产引进27家战投,金额合计1300亿。山东高速集团投资230亿元,苏宁电器投资200亿元,是当中两家最大的战投。

战投恒大地产,山东高速集团通过三家子公司来操作,分别是山东高速资源开发管理集团、山东高速投资控股及畅赢金程,共持有恒大地产5.6652%股权。

2020年9月,借壳深深房回A失败后,许家印迅速攒了一个聚会,与1300亿战投朋友签订补充协议,863亿战投将手中股权转为普通股长期持有,后续又有394亿资本加入战投阵营,剩余43亿战投的本金,由恒大现金支付后回购。

那一次警报,许家印用43亿化解。

但在那张豪华合影背后,并不全是力挺者,后续签约的394亿战投中,持有者已悄然更换,有200亿权益由人才安居持有,100亿权益由广州城投持有,剩余94亿权益由深业集团及其他原战投继续持有。

人才安居持有的部分,来自分量最重的战投方——山东高速集团。

躲过恒大、佳兆业

不像大部分战投同意债转股,山东高速集团坚持按期收回所有投资,与人才安居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去年11月畅赢金程将恒大地产1.1759%股权以50亿转让;进入12月,资源开发管理集团和投资控股又以200亿转让4.7038%股权。

前后两次转让,山东高速集团出清恒大地产股份,回笼资金250亿元。按照协议,人才安居应在协议签订 12 个月内,分 3 次向资源开发集团、投资控股公司及畅赢金程分别支付股权转让款。

山东高速认为人才安居的信用优于恒大,有利于顺利收回恒大的投资款项。当时,圈内人士惊呼:“山东高速居然收回了战投恒大的全部资金,难以置信的前瞻性!”

但在时隔一年后,即股权转让费的支付期限到达后,却发现并没有那么顺利。11月23日和12月8日山东高速先后公告,两次转让股权的第一期、第二期股权转让款合计30亿元、120亿元已收到,但是第三期合计20亿元、80亿元及应付利息尚未收到。

鉴于此,山东高速集团向人才安居发送了支付通知函,催款。12月13日,子公司山东高速(600350.SH)向投资者透露,畅赢金程已就相关事宜向人才安居发出律师函。

山东高速集团是山东省基础设施领域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运营管理高速公路7745公里,拥有山东高速(600350.SH)、山东路桥(000498.SZ)、山高金融(0412.HK)、齐鲁高速(1576.HK)、威海银行(9677.HK)5家上市公司,曾被称为山东省管企业“大哥大”;人才安居则是深圳人才安居乐业的平台,是深圳市专责负责公共住房投资建设和运营管理的市属国有独资公司。

两大国资一进一出之间,肥瘦自知。

可以确定的是,战投恒大,山东高速集团收益颇丰。按照当年的对赌协议,恒大地产2017至2019年间向战投方共派发分红284亿、446亿元和275亿元分红,山东高速三年累计分得57亿。

此外,山东高速集团还享有2020年对恒大股权持有期间的分红收益,于11月向投资者表示:“待恒大确认分红方案,公司收到分红后,会确认投资收益。”

分红,再加之转让股权获得的20亿溢价,这笔投资山东高速回报至少77亿元。当然,这要建立在80亿元尾款能顺利收回的前提下。

以20亿溢价提前转让股权,山东高速集团确实极具前瞻性,虽然发生催款事件,但正如其所言,人才安居毕竟所属国资,信用优于恒大。

而在投资佳兆业、奥园、泛海控股上,其风险嗅觉便没有如此灵敏。

向佳兆业提供借款是发生在2019年,当时山高金融向其提供1.25亿美元贷款融资,但直到今年12月5日本金全部未偿还,山高金融最终选择佳兆业以物抵债的方式,1.86亿港元收购佳兆业香港中环中心38楼物业,收购金额用未偿还款项抵销,并以加息为条件延长贷款偿还时间。

佳兆业付出的代价是,贷款年利率从7.5%涨到14%。但至少换来一个表面“和气”的结果。

遭遇奥园、泛海

在对待泛海控股、奥园的债务问题上,山东高速集团已经开始撕破脸。

12月13日,山东高速集团旗下山高金融(0412.HK)公告称,奥园一笔美元债触发违约,将采取相关措施,寻求有关违约的法律意见,以尽快收回未偿还款项。这笔债券是奥园及其附属公司广京企业去年12月专为山高金融发行,票据本金1亿美元,年利率6%。

对泛海的起诉,已经处在一审未判决状态。

利润亏损、美元债违约、股权冻结、高管离职、股权被司法拍卖以及售卖民生证券不再并表等,泛海控股是暴雷较早的一家公司,实控人卢志强也因 “15 泛海债”到期未能全额偿付而承担连带责任被列为连带被执行人,执行标的 49.99 亿元。

在向泛海发起诉讼申请财产保全的债权人中,山东高速集团也隐现其中。具体发起诉讼的是烟台山高弘灏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山高弘灏”),将泛海控股及其及控股子公司沈阳泛海建设投资诉至法院。

2019年4月,泛海控股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武汉公司”)向山高弘灏申请融资 20 亿元,原债权人为山东高速环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泛海控股及其控股子公司沈阳泛海建设投资提供保证担保。

山高弘灏向法院诉讼请求,泛海控股清偿武汉公司租赁价款14亿元,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持有武汉公司10.1156%股权、沈阳公司名下 157 套房产,以及沈抚新城抚顺市棋海路泛海国际居住区的一宗土地使用权等,案值21.42 亿元。

消息公开后,山东高速(600350.SH)澄清道,泛海控股披露的重大诉讼公告所涉及的原告为烟台山高弘灏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而非本公司。目前,公司间接持有山高弘灏12.5%股权,不构成控制关系。

焦点财经层层穿透股权之后,发现山高弘灏的控股股东确实不是山东高速(600350.SH),但确是其母公司山东高速集团。这是一则极具迷惑性的澄清。

山高弘灏的控股股东最先是山东高速(上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一家由山东高速集团全资持有的企业。2019年11月,山东高速投资退出,济南弘和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济南弘和”)接盘,持有山高弘灏99%股权,成为大股东。

山东高速投资仅持有济南弘和少量股权,泰康资管是真正的控股方。山东高速将山高弘灏的控股权转让给了由其参股、泰康资管控股的山东高速城镇化基金名下。

2020年1月,山高弘灏大股东再次发生变更,济南弘和持股比例由99%下降到49 %,山东高速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0%,成为大股东。此公司由山东高速和其母公司山东高速集团和分别持股25%和75%。

转了一圈,山高弘灏再次回到山东高速集团。山东高速,过了恒大,却遭遇泛海、奥园。

明退地与暗投资

山东高速集团“退地”至今已接近尾声,却因地产违约接连牵连出相关投资。

2008年6月,山东高速子公司山东高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与经营,被业内解读为山东高速集团正式进军房地产,然后开启“买买买”模式,但2015年年报显示,在其控股、参股的企业中,有11家公司以地产为主业,其中8家亏损。

此后山东高速一路“卖卖卖”, 回归主业陆续剥离房地产,自2014年底转让涉房资产至2020年与齐鲁交通集团重组前,近6年时间里山东高速集团及旗下山东高速转让20余宗涉房资产,是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官网的常客,

在今年3月份的业绩会上,山东高速称目前仅剩烟台合盛公司(夹河岛项目)一个控股房地产项目,济南建设和璞园置业两个参股房地产项目。已将烟台合盛公司100%股权挂牌转让,待挂牌转让完成后,将不存在控股房地产项目。截至目前,烟台合盛公司依旧由山东高速控股。

2020年7月,山东高速集团吸收合并齐鲁交通集团,资产规模突破万亿元,达到1.06万亿元,继续稳居省管企业第一位。新山东高速集团由原山东高速集团董事长邹庆忠出任,总经理由齐鲁交通发展集团董事长周勇出任。

或许令外界没想到的是,这家万亿国资在“退地”的同时,却在通过旗下多家公司以投资的方式重新进入房地产。地产企业的违约事件,正一步步揭开其投资版图。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