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楼房加装电梯 好事为何成难题?

沈阳搜狐焦点 2020-09-27 09:05:2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9月26日电 即将于9月28日出版的2020年第39期《瞭望》新闻周刊刊发题为《加装电梯好事为何成难题》的文章。摘要如下: 近期,各地推进老楼房加装电梯工作普遍提速。上海、成都和济南等地把加装电梯的业主意愿征询通过比例放宽到了三分之二,并且取消了一票否决制。上海市要求各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9月26日电 即将于9月28日出版的2020年第39期《瞭望》新闻周刊刊发题为《加装电梯好事为何成难题》的文章。摘要如下:

  近期,各地推进老楼房加装电梯工作普遍提速。上海、成都和济南等地把加装电梯的业主意愿征询通过比例放宽到了三分之二,并且取消了一票否决制。上海市要求各区在今年内推出加装电梯“作战蓝图”,让老百姓了解到自家楼栋是否符合加梯条件。济南市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工作开展近3年来,共计开工建设720部,发放财政补助资金9867.75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群众利益诉求不同、审批流程复杂、行业标准不规范、加梯资金筹措难等四大难题正困扰老旧小区加梯进程。

  一是业主利益诉求存冲突。

  首先是房价的分歧,一些住户反映:当初买房,金三银四,为最佳楼层;二楼排第三,家里有老人上了年纪,一楼也有优势;五至七楼是价值最低的楼层。加装电梯后,五六七层逆袭成最贵的黄金楼层,三四楼不再是黄金楼层,一二楼房价下跌。

  安装电梯客观上对低楼层居民带来诸多不便,如占院落、增干扰,减采光、增噪声等。上海市漕河泾街道冠生园路居委会主任茅伟新说,一二楼居民的思想工作最难做。从目前加装电梯成功的案例来看,一些楼栋的一层是商户,大大降低了沟通难度,真正的硬骨头还在后面。

  二是加装电梯流程复杂、周期长。

  茅伟新说,该辖区的居委会只有4个人,加装电梯可能涉及绿化带、电、煤气、水等管网的移位,需多个部门审批,居委会应付不过来。

  上海市徐家汇街道潘家宅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朱瑾说,“从居民意见征询,到电梯加装成功,需要1年半到2年时间。多数部门很支持,办得就快;个别部门拿不准,审批就慢,需要通过党建结对子、托熟人等方式才能加快进程。”

  三是行业鱼龙混杂。

  “有的企业就是几人组成的草台班子,从电梯生产企业买来电梯,找一家钢结构公司,再找个干基础工程的,就敢‘挂羊头卖狗肉’,给百姓加装电梯。”业内人士指出,一些小公司不规范的行为,搅乱了市场秩序,也导致部分小区加装电梯出现质量问题,存在安全隐患。

  四是加梯资金筹措难。有的地方采取每户平均出资的方式,引发了不少矛盾。

  上海市徐汇区凯旋路3031弄小区5号单元楼正在紧张施工。记者了解到,在不考虑政府财政补贴前提下,所在楼栋业主需自筹资金86万元,按楼层确认出资比例。一楼不缴纳,七楼住户缴纳最多,达11.6万余元。

  “这对一些家庭困难的群众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朱瑾说,“后期的运营维护也需要资金,但物业费又不能随便涨。”

  针对上述难题,上海徐家汇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吴洪良表示,加装电梯不仅是一项民生工程,更是促进居民自治,让更多居民主动参与到社区事务中来的民心工程。

  上海市漕河泾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杨悦说,加装电梯中的大多数事务都需要居民自己协商解决,如出资方案、乘梯付费方式等。在市区级层面,政府部门需要畅通加梯流程,让居民诉求更好更快落到实处。

  杨悦建议,打出一套小区微更新组合拳。“比如改善小区绿化带,集约利用空间增加车位,对低楼层居民在停车上予以更多方便等。”

  业内人士还建议政府制定相关配套政策,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创新电梯加装各种商业模式,如明确社会资本作为“特许经营商”或“垂直交通服务商”的责权利边界,细化工程技术规范、合同文本、居民费用分摊比例、使用收费标准等具体内容。此外,老楼加装电梯也需要有统一的技术标准来指导加装工作。既让从事电梯加装的企业有据可循,也让监管部门在对电梯加装的规范管理上有规可依。(采写记者:郑钧天、杜康、邵鲁文)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